使用說明服務總覽yam天空首頁
九年一貫百寶箱小蕃薯首頁
小蕃薯 > 九年一貫百寶箱 > 親子 > 親師合作 > 兒童哲學
網路資源語文數學生活自然科技藝術人文社會文化健康體育綜合活動議題親子

說故事的時候…
文 / 楊茂秀 2006-10-12 10:06:28更新
 
類  別: 兒童哲學
適用對象: 老師、家長

 


說故事的時候…

小草苺,如果妳不夠老師可以請客

毛毛蟲兒童哲學基金會的親子故事課程裡,大人和小孩是一起以故事做為媒介,營造故事探索團體。我們強調敘事的連續性,將故事分成二個軸線:第一個軸線是,由我選擇短篇的思考故事,用插嘴法讓小孩主動參與故事的進行;第二個軸線是,由邱惠瑛老師說長篇的故事,比如《西遊記》。每一次都是二條軸線交叉進行,當我說故事的時候,父母跟小孩都能插嘴,進行討論。邱老師說故事時,我和父母有時在裡面,有時會在隔壁進行另一層次的討論。

有一次在故事進行中,我們發現一個小女孩趴在灰色的地毯上,一面聽故事,一面挖鼻孔。她的小指頭深入鼻孔,挖出鼻屎。她認真看一看,再把鼻屎放到嘴裡吃。十幾分鐘的時間,她就一直挖挖看看吃吃。有時一不小心挖出的鼻屎掉到地毯上,她就認真的找尋,等到最後終於找到了,她就又把它撿起來往嘴裡放,並做出重拾舊歡的模樣。
邱老師和那小孩原是舊識,她對這位小孩自得其樂的模樣,感到興趣。

實驗課結束後,邱老師把她叫到一邊說:「小孩,你剛才在吃什麼?」

小孩有一點臉紅,做出不好意思的樣子。


邱老師說:「你在挖鼻屎吃,對不對?」  

小孩點點頭。   

邱老師又說:「嗯!好吃嗎?」   

小孩抬頭看她,不知要點頭還是搖頭。

邱老師小小聲地靠著她的耳朵說:「下一次如果吃不夠,我可以請客。」說完,她就邊笑邊把自己的小拇指往鼻孔裡塞,大人和小孩一
起歡笑而散。

小孩笑著衝出教室告訴媽媽,老師要請客。

那個事件發生的六年之後,我在「國立台東師院兒童文學研究所」上課,將這件事重新描述出來,我用的是海報法,也就是說,我將故
事說了之後,讓參與的成員自由提出問題,然後把問題和發問者的姓名寫在海報上,進行討論。我們得到的問題如下:

1. 如果有人在你說故事時挖鼻孔,你會怎麼辦?(楊茂秀)
2. 你說故事的時候,能夠容許別人插敘嗎?(林靜怡)
3. 廣告時間怎麼設計?設計廣告時間有哪一些是需要考慮?(陳昇群)
4. 有些故事,例如《艾瑪》,是不容易將臨時發生的事插進去的,那要怎麼處理?(廖健雅)
5. 如果那個行為者不影響說故事的人的情緒,需要處理嗎?(王貞芳)
6. 你說故事的時候,中間有新的聽眾加入,你需要重頭開始說嗎?(楊茂秀)
7. 你說故事的時候,容許人家問問題嗎?(黃孟嬌)
8. 說故事時,底下的小朋友,因為故事內容,引發私下討論,干擾說故事者的情緒,該如何處理?(洪志明)
9. 故事說到一半中間,如果有聽眾走掉,或者站起來走來走去,怎麼辦?(黃孟嬌)
10. 所有的聽眾都走掉,怎麼辦?(王貞芳)

通常我們使用海報的時候,我會注意下面幾個原則:
第一,閱讀或說故事的時間,最好不要超過十分鐘。提問的時候,時間可以稍微長一點;
第二,提問的過程中,可以交換相互小小的意見;
第三,問題提出來之後,要做觀念詞的釐清。但這一點不能太深入,不然很容易掉入某一個觀念裡面,而失去釐清的功能;
第四,要做問題的分類跟分組。通常一個小團體在短短的十五分鐘裡面,提出很多個問題是很平常的。這麼多問題當然不可能通通拿來深入討論,必須要有選擇。把問題拿來組和分類,是為了選擇做好預備;
第五,要選定討論的主題。選定之後,才比較容易做深入的討論。良好的討論,不容易也不必要有結論的。探索團體的討論,結束是必要的。所以結束只是時間上的結束。良好的討論往往讓人會將問題帶回家,繼續不斷思考下去。

敘事討論

「說故事」有很多類型,在兒童哲學裡,並不排斥傳統、心醉神迷的說法。在小小孩的團體裡,他們什麼方式都能接受,而且也都很容易進入狀況。在毛毛蟲親子實驗的過程中,我用的是「插嘴法」,邱老師用的是「心醉神迷法」。可是,在故事進行的過程中,不管是用什麼方法,故事的本身跟述說,以及參加與者的情緒之間,都有一條敘事的連續性在其中貫穿著,這條線將原來似乎沒有關聯的東西串在一起。它不只是使許多經驗有意義,而且,教師或成人可以藉著它們營造具有教育意義的對談。比如說,故事中小孩挖鼻孔的事,說起來好像很噁心,但是我們都知道,在公共場合裡,挖鼻孔的小孩其實很多。我們也知道那不是好的衛生習慣,但,我們當時並沒有阻止她,那是因為我知道,事後邱老師會做處理。

故事進行中的大部分時候,參與者會感覺很輕鬆,很多行為特質也會很自在地呈現出來。那是一個彼此觀察最好的時機。而這種觀察所得到的東西,具有某一種敘事的隱密性在內。它們涵藏著不知不覺中所透露出來的,平時在意識狀態很清楚時,被管制住的一些基本的信念、特質和習慣。當教師看到這些東西,應該把它看做隱私一般的來處理。

故事敘事跟故事本身,有很大的差別。

可是,這種過程不可能永遠在理想狀況下進行,它一定會受到干擾。如何將這些干擾變成有用利的條件,是演奏者最基本的功夫所在。

思考實驗

在合作思考的過程裡,共同的經驗固然重要,但是,共同探索的問題,其實是深入共同思考必要的門路。我們過去的教育裡,常常用灌輸的方式讓人獲得知識。教育改革強調學習的開放性,強調解題的技巧跟態度,可是,人的生活,以及其提出問題,至少是和解決問題一樣重要。而哲學最重要的是以新鮮人有趣的方式提出「已經存在,但一直被忽略」的重要問題。這種態度跟心態是兒童哲學最關心,而且要培養的。
兒童用最新鮮的眼光來看這個世界,他的眼睛一邊掛的是問號,一邊掛的是驚嘆號。兒童不斷地發問,他們要追求意義,他們可以一直問下去。可是人隨著歲月的成長,生活的壓力,這一種能力跟態度,如果沒有受到適當的照顧,是會僵化的。

兒童哲學就是要為了這種思考,這種態度,營造?良好的環境。所謂良好的環境包含認真對待兒童提出來的問題,而且有意的去提供機會,讓他們將這種發問的能力跟習慣培養起來,不斷地改進。

我們所做的這種海報法,最主要的就是參與討論的人能夠在公開場合,將自己的問題,連同問題整理的過程,一併提出來。

學習最重要的是「學習會學習」。學習最重要的是學會提問。學會提問包含在適當的時機提問,提出適當的問題,而且要曉得如何提出來,才不會傷到別人的感覺,因而阻礙自己探索的過程。最後這種能力,越是高明,就越有勇氣提出困難棘手的問題。

海報法提醒「問題的所有權」這個概念。問題的所有提醒我們,問題是由誰提出來的。這對提問者和其他的人,以及問題本身都有特殊意義。同一個問題由二個不同的人提出來,這兩人所要探索的,恐怕很不一樣。在問題的後面掛上提出者的名字,主要的是要在問題解決的過程中,常常回來參照題主,瞭解提問的目的。

最後,我想談的是討論的時間。

就兒童來說,通常一次討論一個小時就夠了。大人則可能可以進行三個小時。但不管是敘事或是思考實驗的,討論之後,如果是認真的思考,大概都會覺得很累。就像玩一場球賽,是很耗精神跟體力的。它需要改變速度跟步調。更明白地說,它需要一些幽默,來讓人恢復疲勞。

摘自楊茂秀老師《誰說不能用用筷子喝湯─大人必修的23堂兒童哲學課》第十七回




本文由 遠流博識網 提供

 
 
 

找網站 找文章、作品 找教學資源
網路資源語文數學生活自然科技藝術人文社會文化健康體育綜合活動議題親子
本網站有網站管理員予以管理,未滿18歲者亦可瀏覽